完全脱线的泪君

【原创/苏美】Times gone by [原创人物视觉]

Part 1


Illya·kuryakin对我来说是个伟人。

在我一生中,他从未告诉过我这个名字。但这已经无所谓了。

因为无论一切,他是我人生中的最大转折。

我出生在一个俄国的一家孤儿院,Illya在我六个月的时候领养了我。并且把我带到了美国。他当时使用着一个化名,除了我和一个小旅行箱,身无他无。我从来没有理解过他为何会领养我,他似乎过习惯了孤身一人的生活,并不需要我的陪伴。而他也并不像是一个会像要孩子的人。

他死去的第十一个月,我才渐渐了解他。


Part 2


“Illya·Kuryakin。”我的父亲在死去之前,在我耳边细语了他真正的名字。

我不知道在我进入他的生活前他是谁,他从哪里来,又有过什么样的生活。如今我有的也只是一个名字。

我用他的真名登了一份讣告,现在一切都已经不会造成任何伤害了。而在等待有人联系我的时候,我决定整理一下他的东西。Illya的东西并不多,他珍视的手表和一个棋盘,是我唯一见过的东西。他从俄国带来的手提箱还躺在衣柜的深处,里面仿佛装了点什么东西。

我花了很久,才找人打开了上面的锁。里面有一把枪,老旧但被清理的非常干净。我竟然对此感到并不惊奇。剩下的只有一个文件袋,里面有一张旧照片。

那是一张逮捕照,黑白,看上去年代久远。照片上的男人从不同的时代定义上,都算是长相帅气。这张照片上没有名字,或者任何其他标志。他的身份我无从可知,但我知道,他一定对Illya无比重要。

将照片收好,我查看了一下手机。没有任何电话或者短信,我叹了口气,或许时间太长,我们又移民来到美国,已经没有多少人是Illya的人了。

我还有一个葬礼要筹办,无论有多少人到场,都至少要符合礼节。


Part 3


那个叫Gaby·Teller的女人在一天敲响了我的门,她大约是我父亲的年龄,头发花白,步子阑珊,但依旧可以看出她年轻时是个美人。

我在得知她的名字的一瞬间,就知道了她一定对我父亲非常重要。我没有得到过一个寻常的俄国名,Illya不知缘由地为我起了一个名字,“Gabriella。”但他从未在人生中,喊过我Gaby。

“你看上去很像他。”Gaby·Teller在坐定后,笑着说,“不是外表上的,你们都有那股俄国人的刚烈性。”

“谢谢。”我笑笑,“但我没有在俄国待过太久。”

Gaby点了点头,“当然,当然。我猜你想知道他的故事?”

我点点头。

Gaby放下了杯子,凝视了我一会儿,开口:“一切都发生在我还在东德的时候,我的父亲是一个核弹专家。而Illya是苏联派来保护我的间谍…”

她讲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,我的父亲,一个俄国间谍。沉默寡言而文武双全,擅长搏击和格斗,喜欢下棋,非常珍视他的手表。他和Gaby·Teller和一个美国特工一起,一次又一次地解救了世界,却无人知晓。一切的一切,都是一个我熟悉又陌生的Illya·Kuryakin。我为自己的接受而吃惊,但这仿佛解释了一切。

Illya的坚硬和冷酷,他隐姓埋名来到美国的真相。他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人,只不过多了一个传奇的故事。而我选择相信这个故事。

“这么说你长得真的非常像Solo——虽然你是个俄国人。”Gaby·Teller提到,“蓝眼睛,黑头发,非常有魅力。”

“谢谢。”我再次重复。

“Illya和Solo。”Gaby·Teller露出了一个悲伤又喜悦的表情,仿佛回忆着往日的故事,“那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故事。”

“Napoleon·Solo是个艺术品大盗,一个花花公子,一个美国特工。很难想象他会爱上Illya这种人不是吗?”

“爱?”

“哈!他们绝对为对方坠入爱河了。”Gaby·Teller大笑,“一次Illya回来回报任务的时候,听说Solo还报道。他冲出了基地,都没有看我一眼。一个小时后,他抬着Solo满身是血的回来了,Solo虽然被注射了麻醉剂,但毫发无伤。但他浑身淤青,一个人击败了六个绑架犯。他可从来没为我做过这些事情。”

“所以Illya爱上了Napoleon·Solo。”我重复。

“而Solo也爱他。他们厌恶对方,但也同时爱上了对方。你可以从他们的眼神里发觉一切,Solo无数次为了Illya投入险境,一个自私的美国人这么做可不常见。”Gaby的笑容多了份苦涩,“但是他们一个是美国人,一个是苏联人,这样的关系已经足够危险了。他们还同时为不同的政府工作。那样的感情只能存在于地下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有一天Solo在一夜之间欢快地跑到了法国,再也没有出现在U.N.C.L.E的视线了。丢下我和Illya两个人,然后有天我起床了。该死的Red Peril也丢下我走了。”

“Red Peril?”

“是啊,Red Peril和cowboy,Illya Kuryakin和Napoleon Solo。无论你相不相信,和这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光,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候了。”Gaby Teller叹了口气。

“后来他发生了?”

“Solo?我再也没有见到他,传闻他回了美国,我甚至尝试过寻找他。但是我没有找到,说真的,他可能都死了。”Gaby回答,她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黑白照片,照片里的年轻的女孩穿着带着花色的连衣裙,身边站着Illya,那个我在Illya的箱子里找的照片上的男人站在他的右边,笑容满面。Napoleon Solo。“这是我唯一保留下来的照片。

苍老的女人抚摸着照片到底边缘,露出了一种与之前毫不相似的微笑。那是一种充满回忆的微笑,在那一瞬间,她仿佛是那个年轻的女孩,站在一幢不知名的建筑前,与自己的朋友留下了一张合影。

她不是Gaby Teller,一个东德工程师的女儿,不是一个英国特工,不是U.N.C.L.E的一员。

她只是一个女孩,和自己互相相爱着的朋友拍了一张合照。


Part 3


我的父亲的葬礼只有三个人参加,一个牧师,Gaby Teller和我。他的葬礼在一个阴雨的天气,几乎没有一丝阳光。雾气笼罩着墓地,唯有两个模糊的人影在我眼前移动。牧师称赞着他平凡而踏实的一生,而在场的其他人却都知道这不是真的。

我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Napoleon Solo,无法了解两人的爱情和经历。但我至少知道,这个世界上不止我一个人,关心着Illya。

“我很好奇,为什么他要领养我。我只是个孤儿院里,普通的女孩,我对他没有特殊的意义,也对他没有任何联系。”在返回的路上,我对Gaby Teller说道。

“要知道,有时候我们的生活真的非常非常的孤独。”Gaby回答,“有时候我们只是需要一个人陪着。我曾经想要一个孩子,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。”

我思考着,应了一声。

一个老人和我擦肩而过,他的白发还参杂着些黑灰色,眼睛像晴朗时的天空一般蓝。


END.

评论(10)

热度(20)

  1. 灵椋完全脱线的泪君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