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全脱线的泪君

【授翻/Superbat】 Save the honey moon for Last by mit

By mithen(Jen)











Save the Honeymoon for Last (Superman/Batman) 

Title: Save the Honeymoon for Last

Pairing/Characters: Clark Kent/Bruce Wayne

Rating: PG-13

Warnings/Spoilers: None

Fandom: JLU

Summary: Superman and Batman are arguing after a battle. As usual. But Superman finds it harder to concentrate when Batman decides to take off his costume mid-argument.

超人和蝙蝠侠一如既往地在战斗之后争吵。但是超人发现他很难在蝙蝠侠决定顺便脱掉制服的时候集中精力。

Word Count: 1500




“——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件事情。”


“你从来不讨论任何事情,Bruce!”


超人没有尝试掩盖他语气中的愤怒,在面对着全联盟的时候,他通常会尝试那么做。不过现在只有他和蝙蝠侠在蝙蝠洞里,他没有心情去尝试显得彬彬有礼。“你理论、推理、争辩问题,但是你从不真正的解释他们。”


蝙蝠侠露齿冷笑,“推理*。你的SAT成绩一定很好,Clark。”他迅速地脱下了面罩,把它丢向了主机。“你看,我很想和你吵一个晚上。但我需要去休息了。我累了,我浑身瘀伤并且精疲力竭。”


“如果你听J'onn的话的话你根本不会这样。”


“是啊,如果我听了J'onn的话的话我根本不会这样。”Bruce毫无感情地重复,他转了转眼睛,然后用戴着皮质手套的手揉了揉被汗水浸湿的头发,“但是曼谷会变成硝烟弥漫的废墟,所以我更喜欢现在的情况。”他向楼梯走去,顺便踢掉了他的靴子,并脱下了他的袜子丢到了地上。“Dick的礼物。”在他发现Clark正在瞥向色彩鲜艳的菱形花纹袜子时,他说道,“它们很温暖。”


Clark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合时宜的笑声,尝试着不被转移话题,“你不知道弹头会不会到达曼谷。我已经在我的路上…”


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正忙于处理巴黎和西雅图的弹头。”Bruce说道,他站在楼梯上,扭头看向Clark。他看上去很…奇怪。他还穿着整套的制服,只是少了面罩和靴子。他接触着石阶的脚看上去意外的纤弱,Clark突然开始担心它们是否会感到寒冷。——“而我没有记错。”



 “我当时掌控了局面。”Clark说。


“这是典型的你。”Bruce高声说,“你认为你可以在不需要帮助的情况下掌控任何事情。而你会让普通人为你的高傲付出代价。”Bruce剥下了一只手套,丢到了他们中间。Clark实际觉得他丢得太精准了。”


“喔,现在我们要开始攀比控制欲了?”Clark语气生硬地问,“这倒是挺有趣,是谁黑进了一个外星电脑,把自己传送起了一个满是昆虫一样的入侵者的飞船上,都不愿意求助的?”



Bruce现在已经在楼梯顶多了,他脱掉了另一只手套丢在了地上。“如果你想做对一些事情,你必须靠自己。这个道理在和Wally West一起出任务非常。和有上帝情结的堪萨斯男孩一起时甚至更加重要。”



“上帝情结?上帝情结?”Clark听见他的声音变得语无伦次了,但他并不在意。Clark跟着Bruce走过落地钟,进入了图书馆,他无视着Bruce嫌弃的表情。“J'onn特地说了让绿灯去做这件事情,而你无视了他。你可能会——我宁愿有上帝情结,也不想拥有烈士情结!”



斗篷伴随着Bruce解开的动作和属于丝绸的摩擦声滑落在地上。“我不喜欢因为困难而放弃事情。Clark!如果你不能理解的话,那…”他边走边解开了自己的衣钩以及衣扣,一些装甲和卡夫拉纤维*的服装掉落在了波斯绸地板上。


  “那怎么样?”Clark问,尽管他开始害怕自己会丢失争吵的思路。Bruce赤裸着胸膛,他已经踏上了主楼梯的第一节台阶,并开始褪去下身的制服。这…非常使人分心。




“那你在队伍里还有什么用?”Bruce声音尖锐地说道,他仿佛并不在意自己现在几乎赤裸着站在超人面前,“如果你不相信我执行和做出决定,我们在一起合作没有任何意义。”他低头怒视着紧紧缠绕在他身上的皮带,最后它也为他屈服了。



制服的绑腿被褪下了,然后——Clark很庆幸他穿了某种内裤。那像是亚麻制成的长马裤隔开了装甲。感谢上帝。他已经足够分神了,而他甚至还没有看见Bruce——


  Bruce已经毫不迟疑地在达到楼梯顶端的时候脱下了内裤,他光裸着健壮均匀的躯体,继续企图摆脱掉Clark。


  Clark已经放弃了所有的伪装,凝视着Bruce光滑的背脊。


  “你没有一个一针见血的反驳?”Bruce越过他的肩膀看向他。Clark意识到Bruce在像大厅走去的路上依旧在争辩着,而他没有听到一个字。


“呃…”他说,“我们在吵什么?”


Bruce揉着他的头发发出了恼怒地叹息,“你不同意让我对战有感知能力的七英尺的蚂蚁。”


如果Bruce有一秒看上去是想用裸体把Clark逼走,Clark会怒气冲冲地离开。但是现在的场景没有一丝忸怩作态或者调情的成分,这只是一个劳累无比、浑身青肿的男人在脱他的衣服。



因为各种原因,Clark似乎无法保持他的愤怒。“我想我只是…不喜欢你受到危险。”他喃喃,




Bruce还在生气,因为他误解了Clark的语气,“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?”他用力甩开门,走进了他的房间。Clark突然意识到他做的太过了,他站在门槛那里没有再动。“因为我不是什么星际警察或者希腊神袛或者是坚不可摧的外星人?”他赤脚踢向落地镜,如果做这个动作的人不是蝙蝠侠的话,这个动作可以被算作“任性”的表现。


Clark意识到他看见Bruce全身的映像倒映在镜面上,他快速地挪开了视线。但在Bruce突然转向依旧尴尬地站在门口的他时,他的举动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
“你不喜欢我这么做是因为我只是人类,没有超级速度或者超级力量,没有任何超能力,不是吗?”他张开手臂,“因为你不相信我,你不信任我,你不信赖我去…”他突然止住了,凑近打量着Clark,“Clark,你为什么脸红?”



Clark凝视着Bruce的眼睛,因为在此刻这是唯一他可以直视的地方。“那不是因为这些原因。”他解释,“这不是因为你'只是'人类—天哪,Bruce—你是世界上最英俊的人—因为——那是你。”


Bruce的眼睛睁大了,在那一瞬间他的眼睛也不再是一个可以安全直视的地方了。但Clark不能移开视线。“那…你为什么脸红?”Bruce重复。


 “你…呃…没穿衣服。”Clark指出。


Bruce挑了挑眉毛,“你看到什么令你惊奇的事情吗?我是说,我假设,你用你的X视线和其它能力…”


我从来没有…!”Clark感到他的脸更加烫了,“我从没有做过这种事情。我没有偷窥过任何人,特别是我——”


“你…”Bruce停顿了一下,期待他说下去。


“我尊重的人。”


  “尊重。”Bruce重复,他勾起了嘴角,“Clark,你尊重每一个人。这是你讨厌并且诱人的一点。”



Clark清了清嗓子,他终于可以从Bruce眼中特殊的情愫中抽身了。“我们是不是该急需争论?你是不是在指责我太过于友善和天真,不能照顾好我自己?”



Bruce举起了一只手,开始整理论点,“我们谈到了上帝情结和烈士情结,我们说过了信任和傲慢。这是我们通常讨论的几个大点。现在你该指责我比起自己的队友更相信一群小孩了。”



“这不是我最好的辩论。”Clark小声嘟囔。他想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脚,但Bruce还站在那里。所以他只能偏头看向了一边。



“Clark。”Bruce捂住脸转向了他,他抿嘴一笑。“我们铭记着对方的争辩,我们无法停止担心对方,我们可以接完对方的话——为什么我们拥有所有老夫妻的品质,惟独缺少了一点?”



 Clark呛了一下,“这是求婚吗?”


“这可能是一个的开始。”Bruce回答。


“我们从未接过吻,还经历了持续多年的争吵。这真是典型的婚姻。”Clark说。


  然后Bruce吻上了他,他环抱着一丝不挂并且热情四射的Bruce,不能思考任何事情。


 “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倒退式恋爱。”Bruce开口,此时他们的吻才终于结束了,“以令人烦恼的、充满原始本能的情绪作为开始。”


  “就像我们一样。”Clark接口。


  “但同时…”Bruce做了个鬼脸,“这也是个巨大的优势。”


  他环抱住Clark,在他耳边轻声说道。


 “这代表我们不用把蜜月留到最后。”


Fin.


*原文为Ratiocinate,意为演绎推理。但因为翻出来不顺口简化成了推理。
*原文为Kevlar,一种防火军用服装材料


初次翻译,有不足请点出QWQ

评论(10)

热度(80)

  1. 春虫虫窝完全脱线的泪君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