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全脱线的泪君

【EC/盾冬/狼队/冰火/双蓝】I am a Gay01 {喜剧/短篇}



·保持世界观,但是Erik等人都是21世纪年轻普通的变种人



简介


Erik暗恋上了自己秘书的哥哥,他的秘书很紧张。同时他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,他许久未见的孩子出现在了他的生活中。



Part 1

Erik·Lehnsherr从很早的时候就领教过姑娘们的可怕。那时候他正试图于他的女友Emma·Frost分手。

“我是GAY。”他这么说,而且他说的是实话。

金发美女露出了震惊的表情,在仅仅三秒后欢呼起来,然后扭头跑到房间里端出了一大箱碟片。Erik看着上面的字样,这辈子都没想通一个女孩子要这个干嘛。

随后他的女友成了他的闺蜜。

Erik·Lehnsherr发现Emma·Frost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的时候,是在一家餐厅里。他正和Emma享用着对方不知道哪里抽来的优惠券换购的食物,对面的一对人的谈话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。

“你是个GAY。”拥有红色长发的女人开口,她穿着黑色的V领礼裙,看上去很性感。

“不,我不是。”对面的男人语气有点尴尬,他是个强壮的男人,那套土气的衣服也遮不住他突起的肌肉。

“你是个双性恋。”女人顿了顿说道。

“…不是。”对方越发尴尬了。

“你绝对暗恋你的冬兵。”

“不!”

“Cap,你记得我接受过心理学训练吧…”Cap是什么鬼名字。

“快去向Barnes告白,不然在后天的发布会上我就对着全世界大喊:Steve Rogers是…唔唔!”女人被捂住了嘴,她掰开对方的手继续说,“没人能骗得过我。”

在这个时候,Erik的思绪已经被“暗恋”两个字勾走了。这个词让他想起了Charles Xavier——“事实上任何一个词都会。”Emma Frost魔性的声音在他大脑里回荡,“滚出去”Erik冲她吼。

Emma露出了一个伤心的表情。

Charles Xavier是他的同事,两个人都在为Stark工业工作,但领域完全不同。他们工作的地方都相隔甚远,Erik实际只在午餐时见过他几次。不过这没有阻挡他义无反顾地坠入爱河。

“我恋爱了,和一个男人。”当他这么对Raven,他的秘书说的时候。对方震惊了三秒,欢呼起来。没错,又欢呼了起来。“请放心,我会义无反顾地帮您追他的!”她开始唠唠叨叨。

本来想找个树洞的Erik变成了树洞。

“话说是谁?”兴奋了一阵一会儿Raven冷静了下来。

Erik说出了对方的名字。Raven沉默了一会儿在抽屉里翻找了一下,抽出了一把水果刀,表情有些扭曲:“请离我哥哥远一点。”Erik·Lehnsherr感到背后一凉,然后很快反应过来:“你不是姓Darkholme吗?”

“我是领养的。”Raven用忧伤的语调说道,“所以我很爱我的哥哥,像你这种有两个孩子的混蛋赶快离他远远的!”

Erik有一种马上炒掉Raven的冲动。

实际他依旧很多年没有见过自己的孩子了,那还是他高中时自以为是直男时的错误。孩子被留给了他的女朋友,他们都没有怎么再见过面。Raven会知道只是因为他每月会寄给对方的支票。

在Raven的注视下,他想着什么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
Part 2


“这就是Stark工业?”Pietro Maximoff抱着超大号的薯片站在大楼脚下,“我还以为复仇者大厦是最难看的了。”

“我想Potts小姐是想让我们帮忙去工程部拿些资料?”他的妹妹伸手从他怀里掏取薯片。

“她说实在蓝文件夹里,我可以直接去拿。”Pietro看向她,“这样我们就可以去好好逛街了。”

Wanda抬头看了看头上的烈阳,“我不介意敷会儿空调,再说Captain希望我们低调一点。”

Pietro哼了一声:“我已经够低调了。”但已经和他的妹妹正常地走了进去。

他们非常正常地穿过人群,搭上电梯,到达了指示的楼层。非常正常地走了进去,非常突兀地穿过了看上去压力极大的人群。Wanda可以听见那群职员的脑海里全部都是“杀千刀的Erik·Lehnsherr。” “杀千刀的Erik·Lehnsherr。”

她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,她用手肘戳了戳自己的哥哥,“Erik·Lehnsherr这个名字是不是有些耳熟?”

她的哥哥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道:“我觉得这是我们爸爸的名字。”

Wanda努力地窥探着周围没有在想“杀千刀的Erik·Lehnsherr的人。”她发现了两个人,那位想着“我要把Erik·Lehnsherr杀死拌着芥末酱吃下去消化掉”的小姐显然不是他本人。

“怎么了?”Pietro发现自己妹妹的表情不对。Wanda赶紧告诉他了自己的发现。两个人交换这意味生长的眼神。

一个男人推门走了出来,Maximoff兄妹马上把目光放到了他身上。对方看上去大约在三四十左右,年龄符合了,看上去还算潇洒…Maximoff兄妹互相看了对方一眼,“就是他了。”

“你们是谁?”男人注意到了两个不速之客。还没想好应对话语的Wanda吓了一跳,她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台词,发现一句都不合适,瞬间脑袋一片空白。“Pietro!”Wanda作出了最终的反应,跳到了自己的哥哥身上,和他一起消失在了一阵狂风中,留下飞扬的纸张。

Erik·Lehnsherr在他们身后咬着牙,他今天过得特别不好,他的秘书举着刀威胁她,而两个莫名奇妙的家伙弄乱了他所有的文件,让他的工作延后了许多。他今天在食堂里还没有见到Charles·Xavier。

杀千刀的一天。


Part 3


Jean·Grey发现自己的上司兼史上最年轻的教父最近有点失魂落魄。难道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太年轻不能当她的教父了?她在心里肺腑。

Grey夫妇当时被软萌可爱的七岁Charles迷得心智混乱,竟然答应了他的这个请求。让Jean拥有了全美国最年轻的教父,到现在都会被调侃。

对自己的教父充满了爱的Jean决定去关心一下他。Charles·Xavier正倒在资料里一动不动,Jean知道他没有睡着,除了受了挫折大概只可能是死了。

“嘿,教授,你还好吗?”

“不好!”Charles·Xavier抬头一脸忧郁,“我看见Erik·Lehnsherr昨晚在全市最浪漫的餐厅和一个金发美女吃饭。”

Jean·Grey沉默了一下开口:“我的前男友们在一起了。”她坐到了Charles对面的椅子上。

“Logan和Scott?”Charles抬头看着他可怜的教女。

Jean抬头看着天花板,“我就知道。”

“哈?”Charles对她的反应感到不解。

“两个狗男男!”Jean的表情又黑暗,又充满了欢欣。Charles觉得自己帮她锁住的第二人格正在破栏而出。他颤抖着拍了拍小姑娘的肩。

“我恋爱了!!”Hank·Mccoy从大门外冲了进来。两个失恋人士用杀人的眼光盯着他,让Hank又默默地退回了外面。

Jean·Grey帮Charles整理着散落在桌子上的文件,一边喃喃:“我会找到更好的的。”她显然已经开始物色新男友了。Charles则又倒在了桌上。

“我不会。”他伤心地哀叹。


Part 4


这是St.John·Allerdyce第一天上班,他在加入神奇四侠研究所时被婉拒了。很明显他的能力和名字和发色都和其中一位有了微妙的重合,所幸的是他被Stark工业录取了。他实际成为了Stark工业最年轻的员工。

他走入基因遗传部门,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一个有着几束白发的少女正和一个娇小的黑发少女夹击着一个男孩,对方明显被这个阵势吓到了,快速地躲避着。

“Bobby,不要躲了!我们已经悟出了真相!”白发少女严肃地说着。

“是的!”娇小的姑娘符合着。

被喊作Bobby的男生面露窘迫,把两个少女拽到了内室里。又是一场小三和正妻的斗争,John这么想着走向坐在秘书桌上的女人面前。

“我真的不是GAY!!”

内室里传来一声尖叫。

“哈?”他扬眉,有那么一瞬间他后悔自己没有去应聘复仇者。


TBC

评论(13)
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