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全脱线的泪君

【AM】I know{原创人物有/实际是HE


I know

Part 1


他常常说,一个人在世界上存在的太久,不免与世界瓜葛。

“摩根,你就是其中之一。”

我在十五年前的街边被梅林·艾莫瑞斯捡到,他把我抚养长大。

“你拥有魔法。”他说。

他教我如何控制我的能力,教我向他靠拢。他总是告诉我,我们已经如此稀缺,他告诉我我是一个礼物。即便被亲生父母抛弃,证明我并非如此。

“我给你起名自一个故人,你和她一样拥有卷曲的黑发和白皙的皮肤。你甚至和她一样拥有预言的能力。”他说,“她叫莫甘娜,我去掉最后一个字母,是因为我不希望你和她有一样的结局。”

他总说,莫甘娜曾经是个富有同情心、善良无比的女孩。她勇于反抗,她坚强却有脆弱。他说他把她变成了一个邪恶的人。梅林总是认为他造成了所有故人们的结局。

“我做错了很多事情。”

第一次梅林和我说那个故事的时候,我就知道这不仅仅是个故事。他的表情像是在追忆从前。那天也是我第一次得知他已经超过一千多岁。在此之前他对我来说只是个过度沧桑的中年人。梅林可以控制自己外表的年龄,他努力地为我办好父亲的角色。

他时常谈起一些孩子,他把他们从战火中解救。大部分都已经随着时间而离去,其他的也已经被岁月刻上了无情的痕迹。他总给那些金发的男孩,取名为亚瑟。

名字是拥有纪念意义的,我想他还在追忆那个人。


part 2


他常常说,当你在一个世界上存在了太久,时间总是印刻在你身上。比如他,拥有一双苍老的眼睛。

他一次变回年轻人的形态给我看,但是我想聪明一点的人都会发现他不止这个年龄。一个年轻人不会有这样的眼睛。

他唯有在谈起他和亚瑟·彭德拉贡的冒险故事时,眼睛里充满了活力。仿佛他回到了年少时,与王子在森林里打猎的日子。 “我讨厌打猎。”即便他这么说,我也知道他可以舍弃一切,去换来那时短暂的时光。


part 3


我是一个年轻又苍老的人的孩子,他总是谈起那些人。

他的国王和王后,圆桌骑士们,他的父母和父亲一般的老师。那些时时刻刻阻挡着他们的坏人。那个魔法还生生不息,却被禁止的时代。还有那早已离去的龙。

“盖尤斯总是说有一天魔法会不再被禁止,可惜很多人都没有等到那天。”梅林总是这么说,他说如果一切只在早来十年,那什么都会不一样了。他在我幼时哄我睡觉的时候,总会絮絮叨叨地谈论他幻想的国度。

他的国王会坐在宝座上,身后站着王后和他。莫甘娜可以有着快乐的生活,她的能力会为国家所用,她或许还可以劝导她的姐姐归一——或许她会成为王后,前提是她真的不是国王的生女。莫德里德会成为一个真正的骑士,他会迎娶他的青梅竹马。或许龙到现在都不会消失。

但每次说完他总是叹息,因为一切仅仅是个幻想。


part 4


他很少谈起格妮薇儿和亚瑟的情史,就算涉及也露出奇怪的表情。最后他终于承认,“我总会想,也许我不隐藏我的魔法,那个人会是我。”

那是现代那群女孩,带着奇异微笑讨论着的禁忌爱情。梅林从不承认,我想他只是没有多少这样的概念。至少在当年是这样的。

但是爱情不会因为否认而湮灭。我想就算千年也无法把梅林的爱情磨灭,因为他还在等待。

“基哈拉说,亚瑟会在不列颠再次需要他的时候复活。”梅林有天在晚餐的时候和我说,“但是我想我在这个国家待了太久,不希望有任何灾难降临在它的头上。”

那时我还小,为“梅林到底是希望亚瑟回来,还是不希望?”这个念头,迷惑了好久。


part 5


没有人告诉过梅林亚瑟会如何复活,为的是什么,又会复活几次。他们只告诉他要等待,但梅林依旧为此跳入的了永生的魔障。

永生是孤独的,但他为一个念头支持。因此我一直坚信爱情并不易衰的。

我记得那天,我大约十六岁。梅林和我站在路上等着公交车,我看见拐角的豪车下来一个男孩。他有着金色的头发仿佛灿阳。跟在他后面的是个有着黑色卷发的女孩,她穿着时尚的裙子,提着小包。

“莫甘娜!”男孩喊她。两个人笑着消失在拐角。

梅林偷偷跟了过去,我想他无法制止这样的行为。他们在一家酒吧驻足,和一桌男女相聚。金发男孩亲吻了边上一个并不漂亮的女孩的脸颊,搂着她笑的灿烂。莫甘娜和一个有着金发的女孩在窃窃私语什么,两个人笑着的如此灿烂。

然后梅林就走了。

我太过于好奇,因此连续一周都趴在那里看他们。莫甘娜和名为莫高斯的女孩似乎是异父姐妹,两个人有着不只是亲情还是暧昧的情愫。名为兰斯洛特的男人似乎喜欢那个相貌平平的女孩——格温,她的名字。我想这是个特别奇怪的事情,因为我觉得薇薇安和米西娅似乎更加漂亮。或许是品德的问题,我想。

那一桌的男孩有个叫高文的,似乎是个真正的活宝。就算因为站在远处的我,也被他醉酒后惹出的祸波及过。不过他是个好人。

我像个跟踪狂一样的看着他们,因为我发现他们和梅林讲的故事里一模一样。我想他们回来了,却不明白为何梅林离开了。

在我二十二岁那年,我开始在那家酒吧打工。莫甘娜开始四处炫耀一个小男孩的照片,“我叫他莫德雷德。”这是她领养的孩子。

在我上大学毕业的那年,格温和亚瑟结婚了。我甚至拿到了一张请帖,他们在酒吧里四处赠送。婚礼那天我坐在最后一排看着两人交换戒指。

在我辞去酒吧工作,正式加入研究院的那天,亚瑟和格温宣布他们有了孩子,全酒吧的人都举杯庆祝。那天梅林坐在角落里喝着啤酒,我第一次看到他来这里,但我想他的魔法不用让他奔波。

“梅林。”我坐下,“为什么当年你不去和他们说话。你知道你可以融入他们的。”

“因为无论他们长得怎么像,他们都不是一个人。”梅林喝着那杯啤酒,小口小口,“我的亚瑟和我经历了很多,如今我再努力也不会让这个亚瑟对我有一样的信任。”

他只是不是他而已,无论多像他们都没有一样的记忆。

“再说这个亚瑟的命运里没有我会更好。”

“他不需要我。”

这个世界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魔法,因此亚瑟不再需要梅林的保护。这个亚瑟不是王,这个莫甘娜不是女巫。兰斯洛特和高文不是骑士。莫高斯也不是个心怀壮志的巫师。这里的莫德里德只是个孩子,这里没有阴谋。

“为什么要插一脚他们安稳的人生。你知道我不能一直隐藏我的魔法,它是我的一部分。”

“为什么要用魔法干扰他们。”


part 6


在我二十六岁的一天我做了一个梦,一条白龙穿过天际,魔法重归了世界。我梦见年轻的王从湖面升起,我梦见骑士们跟在他的身后。

我甚至梦见梅林和亚瑟的亲吻,两个人快乐的微笑着。我梦见他们带着一个孩子,一起走在大街上。

我梦见自己躺在泥土里,永远的合上了眼睛。我梦见梅林把我和其他孩子葬在一起,每到祭日为我们献上鲜花。

我知道自己看不到我的父亲获得幸福的那天,但我知道一切一定会发生。


END

评论(7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