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全脱线的泪君


那时夏灿烂

「启」


她记得,那天校园里的樱花开得正好,在风吹下,在空中旋转着、飞舞着。她看到那个少年,细碎的短发随着风飞舞,和樱花一起飞舞,他扬起温柔地笑容,看着一切。他白色的衬衫也跟着风飞舞着,他高挑的身材和结实的臂膀令人沉溺。

她觉得自己无可药救的爱上了他。

此间少年,何人不求?


「壹」


两位少女漫步在校园里,显得极为突兀。一位有着柔软的褐发,剪着齐刘海,发梢微微向内卷曲,她表情柔和,给人以温馨柔和的感觉。另一位则年长些,皮肤呈着健康的蜜色,黑色的长发有些毛毛躁躁,她表情严肃,精神似乎无时无刻不紧绷着,犹如一位骑士,时刻保护着身边的贵族。两位少女都没穿校服,手里抱着一袋东西,很明显是刚刚来报道的新生。

那位比较温和的少女先开口了,“鹤北,在休整期间你真的不用陪着我啦…你也应该放松一段时间。”被称作鹤北的少女继续往前走着,“我能活着就是因为要保护你。你的能力让人垂涎,只要一离开我们你就会死。”少女耸耸肩,不再和她争辩什么。乖乖的与鹤北一起往宿舍走。

少女名叫夏时,并非真名,而她的真名也鲜少有人知道。即使知道的,大多也死了。因为她有种被称为心灵致动的能力,顾名思义,她可以隔空移物、读取人心,甚至预示未来。当然这种能力从古时而起便存在着,所谓的先知、祭祀、女巫,也都是由此而来。

鹤北则是夏时的保护人,也就是保镖。她自从记事开始就被授予高强度的训练,去保护自己的雇主。

而这个故事,主要并非由两人开始。毕竟由你所见,这是一个爱情故事。


「贰」


夏玖玖并非一个真正漂亮的姑娘,她肤色微黑,五官也并不算出众,但身材高挑,长发披肩,也算是个美人了。那年,那一刻,她正喜欢着一个少年,一个遥不可及的少年。

他,叶锐,总带着调笑的表情,嘴角的弧度那样完美,他面容不算精致,但很硬朗,带着混血色彩的五官让他如虎添翼。他有双绝美的眼睛,棕色里掺加着点点蓝丝。他的身材看上去消瘦,却很结实,在运动方面极为卓越。他成绩优秀,永远挂在年级前十名榜上。他…夏玖玖可以列出无数个他的优点。

夏玖玖喜欢写小说,她在自己的小说里创造了一个和叶锐相似的人物,和女主坠入爱河。夏玖玖笔下的他们,遇见无数艰难险阻,但永远不会分开。夏玖玖笔下的女主,拥有着超能力,而男主时时刻刻与她并肩作战,不离不弃。这个故事还在继续,夏玖玖还在不断地写着。近期,她的文里出现了一个反派,有着矫揉造作的姿态,蒙骗了男主的心。

夏玖玖太讨厌那个女生了,她讨厌她用黑色发绳梳起的犹如狗尾巴般的辫子;她讨厌她笑起来时,露出六颗洁白的牙齿;她讨厌叶锐对她说话时的过度关心,讨厌他对她突兀的爱。爱,至少她是这么想的。

实际被当成小三的夏时很无辜,先不说她和叶锐没什么特殊关系,夏玖玖也不是叶锐的女朋友啊…叶锐眼中的夏玖玖不过是个还算养眼的姑娘,坐在附近,易谈笑风生罢了。但是…夏时翻阅着夏玖玖发在网上的小说,叹了口气,“我真的有这么糟糕么?”夏时彻彻底底地成为了传说中的言情女配,被女主变相羞辱着,被男主玩弄着,最终落向身败名裂的深渊。

“阿锐啊!你要对我负责!”夏时悲愤地将笔记本砸向叶锐。 叶锐开始注意夏玖玖了,他从未看见过如此迷恋自己的少女。

夏玖玖发现叶锐开始注意她了,无论在什么时候,她都可以感受到他头来的目光。那种假装无意的淡然一瞥,令她怦然心动。她的心犹如初夏的阳光,照在人身上,开始是暖的,然后渐渐火热起来。她的心脏高速地跳动着,她感到美妙,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吧…她想。

“好友【鹤自北来】有个广告说恋爱是酸酸甜甜的感觉。当心啊,有甜必有酸。”她的新晋同桌兼知心网友如此提醒她。

“好友【樱花之觞】谢谢啊北~(^◇^)但我好幸福。”鹤北扶额,看来在她情殇之前,是无法把她拉回现实了。叶锐,是永远不讳爱上她的。


「叁」


那时正值盛夏,蝉鸣阵阵,灿烂的阳光斜射入教室里,头顶的电风扇卖力的转着,却无论如何都扇不掉那热。夏玖玖穿着制作粗糙的校服,已经被她卷得短短的校裙,眼前站着一位皮肤黝黑的少年。不帅,但很阳光。他大声对她说:“夏玖玖,我喜欢你。”周岁的欢呼扬起了又一番热潮。

夏玖玖有些纠结,她依旧喜欢着叶锐,但叶锐依旧是那种若离若弃的态度,令人丧气,她抱着让叶锐嫉妒的想法,回答道:“好啊。”她顿了顿,“我可以当你的女朋友。”欢呼和口哨声席卷了整个班级。她看见夏时和叶锐一起站在门口,夏时用手肘戳了戳叶锐,他却扭头就走。

嫉妒了么?她想。她在小说里增添了一个男配,对女主很好,而此时男主刚好疏离了女主,于是女主和男配在一起了。

于自晨是个好男生,他很宠她,和她搂搂抱抱,为她端饭,洗餐具,为了她的一笑在课上耍宝。“你笑起来很好看。” “我喜欢你。” “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他说。但夏玖玖依旧喜欢那个遥不可及的叶锐。喜欢他的淡然一瞥,胜过于自晨的千百句赞美。

不知不觉光阴如梭,一年过去了。


那时夏正灿烂,就如当时于自晨向她告白时。如今他咬字清晰的让她不敢质疑地说:“对不起,夏玖玖。比起你,我还是喜欢鹤北。即使她对我不理不睬,总比对你,让我奉献一颗心,却毫无收获的好。”她哭了,眼泪从眼眶上落下,从脸颊滑落,落在操场上,消失了。

从此夏玖玖和鹤北决裂了,她把她写成了拆散男配和女主的小三。鹤北继续跟着夏时乱转,完全不在意于自晨的追求,或是夏玖玖的鄙夷。或许是夏时和鹤北一起太久了,夏时又突然变成了最渣女配。当坐在皮质沙发上享受哈根☆斯的夏时,决定顶着烈日去找夏玖玖聊聊。她有种预感,夏玖玖需要人谈谈。


夏玖玖收到夏时的短信后,精心打扮了一番,向学校门口的咖啡馆去了。夏时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连衣裙,裙子的设计很精致,也明显价格不菲。夏玖玖疑惑于如此优越的少女——她拥有她想要的一切,为何会屈尊来找她聊天呢?她走上前,羞羞涩涩地打了个招呼,坐下了。

专心喝着奶昔的白华把菜单递给她,待她点了饮料,才终于开口了。“你喜欢阿锐。”她用的是陈述句,“但你觉得阿锐没有勇气喜欢你。"夏玖玖张口想争辩,却再次被打断了。

“请不要争辩,我可以看见你所想的东西。你非常喜欢他,但我劝你不要这样下去了。我认识叶锐很久了,非常非常久,他一直和鹤北一起保护我…因此我可以肯定,他不会喜欢你的。”

夏玖玖有点想哭,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他喜欢男人。”夏时看着窗外,车水马龙间露出两个少年的身影。一个染着棕发,打扮得有些朋克,而另一位则是夏玖玖非常熟悉的叶锐。两人以一种非常暧昧的姿势站着。叶锐的眼里是她从未见过的爱意。

“你将来会遇到一个男人,他没有阿锐那么帅,但你依旧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,你们会生儿育女,白头偕老。”

夏玖玖完全没有心思听夏时的话,她哭着跑了出去,眼泪犹如泉水般不能停止。她想跑过马路,却在路中间停下了,夏玖玖忽然升起一种念头“不如死了的好。”她等待着车子撞到身上的那种充满解脱的痛苦,她闭上眼前,痛楚却迟迟不来,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巨大的阴影。整条街道的车子都凌空而起了。她扭头看向夏时原来坐的位置,却看到她也在看自己。一阵强大的推力将她撂倒在人行道上,然后一切仿佛恢复了正常。


夏玖玖回家,嚎啕大哭了几场,烧了写小说的本子,删除了网上的小说,萎靡的过了几天。渡过了自己的第一次失恋。也是从那以后,她再也没有见过夏时、叶锐或是鹤北。他们犹如人间蒸发一半,再无音信。

就在那年夏末,夏玖玖的初恋结束了。



「末」


夏玖玖遇到那个他时,夏正灿烂。她坐在相亲桌前,看着对面长相平凡却斯文的男人,却油然而生一种奇特的感觉,一种单调却令人窒息的心颤。 “你知道么,从前有个女生向我预言,我会和向你这样的姑娘坠入爱河。她说我们会白头偕老。”男子憨厚的笑了。

夏玖玖心中一颤,她仿佛看到夏时温暖的笑容,仿佛能洞悉一切的眼神。那向内卷的褐发在空中飞扬,“他来了。”她说。

窗外的夏正灿烂。就和那时一样。


END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