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全脱线的泪君

【原创】藏书馆系列-- The Ankh of Past [西幻/伪悬疑/系列]

The bibliotheca 藏书馆

*这篇文的设定大概就是丹特丽安的书架/图书馆员/十三号仓库的混合体

The Ankh of Past


Chapter 1


李斯特·威尔斯在早晨七点时会烧开一壶热水,准备好两片烤面包和一杯热茶,加奶不加糖。在七点半的时候,他会为面包抹上果酱,蓝莓胜过菠萝,然后开始享用他的早餐。在八点的时候,他会开始自己一天的工作。

在过去的三年里,没有过一丝变化。李斯特·威尔斯在三年前以耶鲁大学文学系和世界史双修博士学位毕业,在此之后完全投入了自己的工作当中,生活中规中矩。他的朋友们各自走上了自己的成功之路,有的人选择留在耶鲁执教,有的加入了各大历史古迹的研究工作,有的终于熬出了一本好书从此衣食无忧。

而李斯特·威尔斯依旧过着默默无闻的生活,他的室友在自己的公司上市时曾向他提供过一份工作,如今他已经拥有了世界上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,而拒绝了他的盛情的李斯特则继续着工资低下的工作,但李斯特·威尔斯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。他从来不是一个拥有梦想或者勤奋努力到极限的人,比起金钱他更渴望其他的东西,而他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奇迹。

李斯特·威尔斯推开了沉重无比的大门,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属于古旧书本的味道扑面而来,在大门紧紧关上的同时,也封闭了时间的流淌。实木的长桌上摆放着一个青铜像,一只真实比例大小的猫,戴着金属制的鼻环和耳环,布满了岁月的痕迹。盖耶尔·安德森猫直视着进入藏书馆的每一个人,女神巴斯特时时警告着试图危害藏书馆的人,将受到永恒的报复。

躺在它身边的是它的第几千代子孙,被囚禁在猫与人类的躯壳之间,只能以猫和少女的形象出现,猫的躯壳随着岁月的流逝老去,但是直到死亡它们都只能拥有人类少女的外表。李斯特很难明确的将她们定义成猫或者人,她们拥有人类的感情、躯壳和习惯,却以猫的形态出生。

“埃莉诺,玛丽安。”他喊道。两只猫的耳朵抽动了一下,站了起来。李斯特从未真正见过她们的转换过程,埃莉诺和玛丽安向他解释这是魔法的设计,让她们的奥秘无法向凡人展示。

“早上好,李斯特。”埃莉诺回答,她的身型与十多岁的女孩相似,有着一头白金色的长发。她的姐妹长得与她十分相似,却有着黑色的卷发,与她们的皮毛的颜色相近。

“早上好,埃莉诺。”他朝她点点头,手指划过木质的书架,扫过起浮的灰尘。二十六本典籍,与往常一样躺在最靠前的书架上,每本拥有365页,每页拥有49个藏品,一共465010个藏品被储存在藏书馆内,在过去的三年里毫无变化,没有丢失,也没有新入。犹如过去的三年的每一天里一样,他安静地走过那一排书架,然后停了下来,走向了自己的办公桌。

站立在旧式硬刷机已经安静地积攒着灰尘,整个空寂无比的藏书馆里回荡着789个不同的时钟在贮藏它们的房间里嘀嗒作响的声音。玛丽安给她和她的姐妹泡了一杯茶,两个人翻阅着书本坐在一侧的茶几旁相对无言。犹如这三年里的每一天,这种寂静会继续持续。

机械转动的声音打断了李斯特查看邮件的动作,印刷机开始高速地运作,纸张从其中喷射出来。李斯特·威尔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,雪白的A4纸在大厅里高速地旋转着,仿佛一场龙卷风。李斯特抬手抓住了一张纸,上面熟悉的名字让他感动一阵心紧:伊丽莎白·艾德勒。迅速地抓下另外几张飞舞的纸,李斯特看见了太多熟悉的名字。每一个人都是他来自耶鲁的校友,和他同一届的毕业生。

“我们有个大问题了。”他站在风暴的中心对两个少女说。

整理那些文件花了他不少的时间,一百二十九个与他相关的学生被陈列在黑板上,除了李斯特·威尔斯,他们毫无关系。李斯特疲惫地谈了口气,跌倒在他的办公椅上,看着占据了半个大厅的黑板。他电脑屏幕上重复着的邮件提醒受到了他的注意。“李斯特·威尔斯——同学聚会邀请”,李斯特·威尔斯停下了所有的思绪,点开了那封邮件。

“糟糕…”他看着末尾的时间喃喃,“这是今天?”

“喔…李斯特,我希望你有一套好西装。”捧着茶杯站在一边的玛丽安感叹,重复了一遍邮件里的一句话,“正装出席,长达三天的奢靡派对。”

李斯特·威尔斯叹了口气,“我还留着我表兄结婚时候穿的那套西装。”

“你还有几个小时时间,活动在洛杉矶下午三点开始。”埃莉诺友善地提醒了他的时间紧迫,“这是很久以来古滕堡印刷机第一次运作起来,你最好带上行李箱。”

李斯特·威尔斯花了半个小时整理了自己的行李,随后开始挪列他缺席时埃莉诺和玛丽安必须要做的事情。陪伴了两代藏书馆员,她们已经对整个流程非常熟悉了,但是李斯特依旧决定为她们留下一张纸条确保无事。

“如果你们有什么问题的话,联系科特。”他一遍遍地向两个小姑娘要求。虽然产自于魔法,但是两人仅仅被赐予了稳定藏物的能力,她们的躯壳脆弱无比,而依旧在盛年的姐妹并未拥有后代。一旦她们死去,藏书馆会失去它的长达千年来的守护神。

“我们比你还要年长,请你不要把我们当小孩看待。”玛丽安翻了一个白眼抱怨道,把行李箱推到了他的边上,“再说了李斯特,如果你实在担心我们,你应该给这个藏书馆找一个合格的守卫。”

埃莉诺在一旁转动了一下地球仪,并在地图上钉住了他的目的地,随着地球仪高速的转动,藏书馆发出了一阵亮光,随着它的大门慢慢打开。在藏书馆的大门完全开启的时候,两人一起把他推了出去,并且朝他快速地挥了挥手。李斯特·威尔斯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大宅的内部,在水晶灯的光辉下他看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。

“李斯特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喊他的名字。

“拉吉!”他笑了起来,拥抱了一下他的朋友。拉吉·马尔普是他大学的室友,他在公司上市后飞黄腾达,同时搬去了洛杉矶定居,这次的聚会基本完全由他承包,豪华的阵容一看便价格不菲。但是对于拉吉来说很可能不算什么。

“你看上去没有变化多少。”拉吉搂着他的肩膀说道,“你该看看卡米拉·德卡洛,她糟糕的婚姻让她失去了女神的面容。”哦,卡米拉·德卡洛,李斯特记得她黑色的长发和粉色的联谊会t恤。李斯特从未把心思放在追寻女孩上面,但依旧记得她裹臀牛仔短裤下的长腿。

“不过这都不重要,我先带你去你的房间。”拉吉拍了拍他,指向一边的旋转楼梯。

他们绕着大理石的楼梯走上楼,踏过铺满了天鹅绒地毯的走廊走向了深处的房间。李斯特·威尔斯独自走入了房间,将行李放在了床上,疲惫地叹了口气,然后拿出了手机,“喂?艾什莉,我到了。”电话那头发出了模糊的声音,他再次喊道,“艾什莉?我在走廊最后面的房间。”对面的人挂断了电话。

几分钟后他的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,李斯特打开门,看见一个黑影钻了进来。“好的,我们有四分钟,直到艾瑞克发现我从房间里溜了出来。”艾什莉·王大步走进了他的房间,“他以为我和他来这里只是为了见见他的同学,他不知道我认识耶鲁里的任何人。”

“谢谢你,艾什莉。”李斯特·威尔斯关上门走了进去,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叠文件递给了她,“我很不安,藏书馆经历了太久的平稳时期,或许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已经结束了。”

艾什莉·王阅读着材料,回答:“我知道。”她指指自己的脖子,“它最近非常焦躁。”她颈部的纹身不留痕迹地移动了一下。

“它怎么样了?”李斯特·威尔斯问道。

“你知道的,在那之后——疼痛、灼热,但是没有什么不好的。”艾什莉喃喃地说道,“没什么不好的。”她快速阅读完了资料,然后岔开了话题,“所以你有什么线索?”

“没有什么,我认识这里的每个人很久了,他们许多人都以经手艺术品和古迹为生。我无法去除任何一个可能。”李斯特·威尔斯从行李箱里拿出了自己的西装,“…帮我注意古物和私藏品好吗?”

艾什莉·王看着他露出了一个笑容,“当然。我想你会非常的忙。”她挥了挥手里的照片。

李斯特·威尔斯一言不发地把她推了出去。

艾什莉的到来或许给他了一些帮助,但是仅仅两个人无法检查这里的每一个人的随身物品,更不要提这个大宅里拉吉的每个收藏了。李斯特将自己的衣物挂好,然后坐回了沙发上。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张照片上,两个金发的女孩抱在一起露出灿烂的微笑。

评论

热度(3)